大部分的人都是獨自哇哇大哭的來到這個世界上,但是我和別人不一樣,當我好不容易離開了媽媽的肚子,三分鐘後,身著白袍的醫生又緊接著抓出了一個臉皮皺皺的嬰兒,她就是我妹妹。

雙胞胎女娃的誕生,對我家來說不但是個驚喜,更是個驚嚇!媽媽懷孕時肚子便大得出奇,每每讓醫生摘下眼鏡,用誠懇的態度追問:「妳的日子是不是少報了幾個月阿?」然後媽媽只得連連搖頭,以堅定的口氣回答一切正確,心中暗自揣測是不是將要生個巨嬰寶寶。

日子一天一天過,媽媽的肚子依然以比別人快兩倍的速度成長著。10月16日早上陣痛開始了,上了醫院的媽媽仍然擔心過重的嬰兒會造成生產困難,於是在爺爺的建議下照了X光片,查看胎兒是否已經就位。不照還好,一照就聽見醫生大聲嚷嚷,「不得了~~是雙胞胎阿~~~」。

從來沒有過生雙胞胎紀錄的家族,一瞬間如臨大敵。忠仁忠義的分割新聞還沸沸揚揚,除了要趕緊取一個嬰兒名字外,更擔心會迎接一對連體嬰。可憐的媽媽立刻被推進手術室,剖腹生下了我們,還好,除了瘦小了一些之外,我和妹妹都好手好腳,沒有任何地方相黏不放.......。


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


如果說這個盒子裡裝了各種來自於父母的人格特質,我和妹妹就好像各自拿走了一半似的,從同一條線開始,背對背朝向不同的方向走去。為什麼不能合在一起,這樣就會是個出色又正常的人了,我常如此思索。

她表情豐富,不管是喜是怒是悲是笑,都能輕易從她睜大的眼睛,上揚的嘴角中發現,又或許,也能明顯地感到氣氛的波動。她細膩悲觀,和別人吵架一定先掉眼淚,憂鬱到深深的藍色裡。她也神經大條,有話直說,突地冒岀讓人錯愕萬分的話。她不善書寫,平鋪直敘是一貫的寫作風格,還常常因為懶惰一個字都不想提筆。她溫柔婉約,是和另一半如膠似漆的小女人,以夫為天,最害怕的就是分離。

而我看來冷漠沒有情緒,不管是喜是悲是哭是笑,淺淺的波動一閃即逝,就像深深的大海遙不可測。我倔強隱藏,和別人吵架一定冷眼站在原地,不發一語,就算碰到巨大的傷痛,也能以遙不關己的搞笑姿態說起故事。我小心謹慎,很少冒出極端色彩的肯定詞句,常常只用還不錯、還可以描述主觀的意見。我熱愛舞文弄墨,怪奇的文章常讓人刪然淚下,天天都是筆桿搖搖。我也渴望倚賴,卻從不知該如何逃出生來堅強的面貌。

這樣不同的我們,卻時時刻刻被大人教導,妳們是同一個人,要相親相愛,永不分離。迷惑的小臉面對著大人的勸告,縱然滿心疑惑,大聲叫喊我們明明就是兩個人,可是分分秒秒清楚地察覺那條從出生開始便相互纏繞的臍帶,我們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去應對外面的世界,然而在心底深處,卻一值都住著另一個自己。

證明我們不像的小故事,從小到大可說是不勝枚舉。印象最深的一個發生在五六歲時,調皮搗蛋的我們很不幸地惹惱了爸爸,火冒三丈地叫我們站在大門口罰站,聲明只要肯說聲「爸爸對不起~」,就能把壞事一筆勾銷,開心的坐回沙發上吃甜滋滋的棒棒糖。

妹妹果然是識時務者為俊傑,不用別人勸說,立刻一溜煙地跑到爸爸跟前,擰乾眼淚鼻涕,大聲地認了錯。然後她邊舔糖果邊晃到我的身邊,只見我仍是一臉倔強,掛著眼淚鼻涕,紅著眼眶,驕傲地挺立在門邊。姑姑算準我一定不會自動認輸,忙跑來勸我認錯,不斷以妹妹投誠的正面經驗說服我,要幫我脫離罰站的險境。不過,依照我的個性,想當然是繼續站在門口,不服輸地嚷著「我明明就沒有做錯事,為什麼要我道歉?不要!」

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個性,不論是情緒上或者是生活上的問題,妹妹都是爸爸的依賴。而我,只負責在爸爸太超過的時候,用嚴峻的口氣打醒他,或是用另類搞笑方式安慰他。撒嬌這個行為,大概是很難在父女的日常對話中出現。

身為一對雙胞胎,最常被問的問題大概就是「你們有沒有心電感應?」人們總是帶著興奮高昂的聲音,期待著我們敘述奇異的故事。

要像是電視上演的,在地球另一端的哥哥扎了一針,距離遙遠的弟弟也能馬上感覺到痛。很可惜,這般神奇的情節從沒在我們身上發生過。在考試時同時寫錯同一個字,寫錯方法一模一樣;或是安靜無聲時突然同時哼出同一句歌詞,這樣可不可以稍稍滿足各位的好奇心?

雖然沒有不可思議的感應,可是對於對方的經歷總是特別感同身受。撇去意見、看法不同的事件,那些情緒的、激動的、善感的、心痛的種種激盪的時刻,就像是化身成對方的另一半,同悲同喜、齊哭齊笑。

發生背叛事件的那時候,我的眼淚才一落下,妹妹馬上眼框就跟著紅了,嗚嗚咽咽啜泣的比我還大聲。當我說著我好痛苦,她馬上露出一副了然於心的表情,眼睛裡射出的不只傷心還有憤恨。她說像是自己陷在戀愛一般,歷歷在目的往事,她也感同身受。

當然,當她步入紅毯,我也喜悅洋溢,因為我完全能瞭解她沐浴在幸福裡的感覺。甚至,我連妹夫的脾氣都很熟透,及時出場解決餐廳的脾漏,免去火山爆發的災難。每當小倆口拌嘴,我也總可以適時提醒「我妹一定是這樣這樣想的.......」,然後妹妹總嚷著「妳怎麼知道?」廢話,都這麼熟了會不清楚嘛?

這樣的默契不只發揮在感情分享上,在日常生活中也是一大利器,例如:下廚。看過我們煮菜的朋友,常常都目瞪口呆的說:「你們的速度怎麼可以這麼快?」經過有心人士的分析,他的評語是「合作無間」。一個人切菜一個人就洗菜,一個人切肉另一個就準備配料,一個炒菜一個就遞調味料。總而言之,最高指導原則就是達成再同樣的時間內完成不同的兩件事,不需要先排好計畫,我們自然而然便會知道該怎麼進行,不允許一分一秒的浪費。從零到有,只有30分鐘,就有四菜一湯上桌!

想見識「四手快炒」的功力嘛?歡迎來當我們的客人~~~

創作者介紹

小雲子的心事簿

komiakom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