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記得那天晚上,你遞給我的那件外套。

走出KTV的時候,已經是半夜時分,初夏的季節,其實算不上是多冷,頂多就是汗毛微豎的涼意罷了。

「會冷嗎?」你問

「一點點,還好」我剛要回答

卻見你已經迅速的脫下外套,披在我的身上。

「下次見面再還給我就好」你這麼說著。

我回了家,將你的外套放在床前,室友說這其實是一個楔子,換取再次見面的機會。我感到有什麼在微微的滋長著,或許那就是所謂心動的感覺。

然後故事果然是開始了,也像小說情節般,屈折離奇迅速地結束了。快到多年後再度回想,許多的情結都模糊不清,不復記憶。

但我依然記得那件外套,黑色防風的夾克造型,混染著淡淡的香煙氣味。多年後我常不經意地想起,熟悉的不是你的面貌,卻是那時我當時雀躍燦爛的心情。如果純粹的愛情是奮不顧身的熱情,和隨時隨地的驚喜,還有蠻橫向前的傻勁,原來年少的我曾經感受。

我慶幸著我們從沒開始,因為太過激動的情緒,難以在時間裡長久的維持。就像花火在震天的聲響中結束,才是最好的說再見的方式,在我心底就能永遠保存著當時的熱情,因為來不及驗證,來不及在世事中看清,所以永遠純淨。

當頭髮花白時再對人說起,就只是一段回憶。而現在陪我笑陪我哭的人,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omiako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