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場舞本該是雙人的華爾茲
迴旋,裙擺飛揚
但原來
只有我一個人舞過爛漫的青春歲月

認識他那年,我十七歲。
剛考上了第一目標的大學,便迫不及待的加入夢想已久的社團-國際標準舞。從小的時候開始,我便喜歡守在電視機前面,看著高手雲集的舞蹈比賽,慢舞柔情似水,快舞輕快美麗,輕盈的身影勾勒出朵朵動人的舞花,旋轉跳躍。

第一次的社課,台上老師教完舞序的細部動作,便一聲令下請男生邀請女生共舞,我忐忑不安暗自緊張,祈禱不要發生沒人邀舞的尷尬場面才好。然後我看到一個影子,快速地從教室的那頭衝到我的面前,低下頭的我的眼睛看到一雙大手朝我伸出,配上略為彎腰的姿勢,他在問我,願不願意與他起舞?

從此以後的每次上課,他總是固定快速的出現在我面前,他總是邀請,我也總是答應。不是我對他有什麼特別的好感,而是他伸出手的速度永遠快過其他人,快速而準確,我從找不到機會去拒絕。而我們便逐漸成為從未約定,卻心照不宣的舞伴了。

他總是要求跟我去逛街買雨傘,然後被狠很的拒絕。他總是躍躍欲試的猜錯我的星座,然後被我瞪白眼。他總是說我個性安靜、不善交際,然後被我小聲嘟噥是個討厭鬼。可是就算如此,我知道身邊有許多小小聲音鬧著嚷著,說我和他會是一對。但我心理清楚明白故事不會如此發展,因為他仍在哀傷離開他的前女友,而我也在哀悼那尚未開始便結束的暗戀心事。

某個夏日夜晚,不知道是暑熱令人無法入眠,還是心事的重量讓人清醒,我們沿著電話線,慢慢以朋友的姿態,走入了對方的心裡,順便宣示了我們在一起的機率等於零。

雖然眼光裡還帶著疑惑,可那些吱吱喳喳的耳語終於停息了,我卸下了圍築的心防,他放下了堅閉的堡壘,每個練舞完後清涼的夜晚,在他的機車後座,在喧鬧的車陣中,或許有些什麼幽微的心情,以一種無法察覺地姿態,隱隱地在傳遞。

日子一天天地移轉,愛情悄悄地以令人不可思議的面貌來臨了。只是當時我們都沒發覺,直到那一天我和他的兩隻手,在為舞展加油打氣過後,仍然停留在對方的掌心裡,靜默無言,時間在交握中流逝,我開始慢慢感覺到了他的存在。

忘了是怎麼起了個頭,誰先對誰表白?我只記得相愛機率等於零的誓言被重重地打破,四周沸沸揚揚地都是揶揄的恭喜,調侃的笑鬧。好幾天裡,我和他一邊氣惱地解釋「安靜吃大碗」的誤解,一面抵抗無可避免的惡作劇。我看見愛情開了我們一個大大的玩笑,雖然驚訝卻相視微笑,因為這一次緊握的手不是為了起舞,而是為了感受相愛的溫度。

戀情一開始總是甜的像糖,濃的似蜜,交交纏纏,綿綿密密。直到那天在人聲鼎沸的師大夜市,熱氣蒸騰中他突地鬆了我的手,像脫鎖的狡兔快步向前跑去,只為了躲避熟識的同學。看著裝作不相識的他,恍然之間我有了預感,或許我夢想中的雙人舞,一唱一和,相偎相伴,都是可望而不可求的想望,然而當時我卻還捨不得放手......

時間就這麼在指縫間流逝,當我回顧往昔,才驚覺剎那間已然度過了四個春秋歲月。很多時候,這愛情帶來的是快樂。午夜十二點,當我在拿到他冒雨送來寢室的生日蛋糕,我好感動。練習騎機車的河濱公園裡,當他說我紅撲撲的臉最可愛,我覺得甜蜜。上午十一點,打開台中家裡的大門露出他遠從台北趕來的身影,我很驚喜。寬廣的舞台上,當我和他專注地演出一曲華爾茲,我很幸福。

更多的時候,這愛情帶來的卻是等待。慶賀表演成功喧鬧聲中,我看著他和相干或不相干的人合影完畢,等不到一張有我的底片。BBS的個人版裡,朋友的關心每日不絕,我等不到他一句日常的問候。空盪盪的宿舍房間裡,室友打扮的擾攘中,我等不到他邀約的來電。溫馨的母親節,當我獨自壓抑喪親的失落,我等不到他的一句:「你還好嗎」?我想從那時我便開始明白,當我需要他的時候,期待他出現在我的身邊是一種奢求。他不是不愛我,只是太愛他自己。

人生總是充滿許多意外,不過我從來沒想到,在前方等著我的竟會是那樣的變局!幾個月後的寧靜早晨,睡眼惺忪的我從房間緩緩踱下樓,一如往常地進去妹妹房間,看看她又在電腦前玩著什麼?

該說是巧合還是預謀?在一層層線索的指引下,我看到了他和她在台灣的親密藝術照,宛如他們才是攜手四年的戀人。我面無表情,堅持看完每一張的照片,我的室友伸出雙手擁抱我,哇的一聲,伴隨著滿臉的嚎啕淚水,用顫抖的聲音,我只是不停地說著:「他怎麼可以這樣?」

電話的那頭,他用哽咽哭泣的語調,親口承認了背叛的事實。他說他們在一起了好幾個月,他說他最不想傷害的人就是我,他說他會馬上向她說分手,他說他自己也好痛苦。像是要一次將憤怒宣洩出來一般,我發狂地怒吼,從樓上到樓下充斥著我的聲音,我想知道為什麼四年的付出抵不過半年的遠距?我想知道那個說要永遠愛我的人,為什麼親手把我的心摔落成遍地碎渣?我聽見自己說出分手,他惶恐地說要尊重我任何的決定,卡的一聲掛下電話,一同埋葬的還有我的初戀。

三天三夜裡,我的眼睛像是滿溢的湖水,隨時都能夠流出成串的淚珠。每個深夜,我闔上的眼底,那些親密照片還是頑固地漫天飛舞。我能夠毀棄和他有關的任何物品,照片、卡片、書信、衣服,可是那四年的悠悠歲月,卻是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消除的烙印,在我的心頭,悄悄地的存在著。

我決心關上心的缺口,因為沒有時間頹廢,沒有理由的放蕩,沒有像大多數失戀的人們一般失魂落魄。我只能在三天後打起精神,面對正要開始的論文,同時以燦爛的笑臉安慰遠在台灣的家人,我沒事也好好的過著。我以為我完全的復原了,說起曾發過的事,也能帶著笑容戲謔式的自嘲,就像是事不甘己的故事,離我非常的遙遠......。

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不是堅強,也不夠勇敢,我只是毫無選擇,無法逃避地迎頭面對像我襲來的命運。

帶著的不只是畢業證書,還有瞭悟的透徹和放下的寬容,同樣的九月,我回到了台灣。找到了工作,開始了熟悉又陌生的新生活,上下班的時間,每日在相同的校園裡走過,卻有著大不相同的心情。我可以輕易看見,他騎著腳踏車載我飛馳的身影。我可以忽然聽見,活大教室裡我為他唱歌的聲音。重重疊疊的影像,處處散佈的角落,我們的青春記憶,依然盤盤旋旋不肯離去。

於是我約了他,要親口說岀那句真正的再見。看見他的時候,手扶梯緩緩往上移動,他站在捷運出口等我,還是同樣的風格打扮,同樣的臉孔,同樣的語調,我的眼淚剎那間便要奪眶而出。他終於懂了什麼是溫柔,他終於會了什麼是體貼,只是為什麼當時我盼著望著的時分,卻是以這樣的面貌出現呢?

他哭了,在餐桌上談起過往,抽噎不止。然後他問我,你相信命運嗎?我從來也不想分手,就算到今天還是如此,可是命運卻安排了她的出現,我的發現以及故事的結局。我告訴他我不相信,因為命運安排的只是機緣,卻沒有阻擋你選擇的權力。他說若時光倒流,他不會做這樣的選擇,他會像他說的一樣,好好愛我。可我卻知道,事情終究會演變到這一步,不是他不愛我,而是他太愛自己。

我曾經很愛他,也曾經很恨他,可是現在我卻無法弄清,還懷有的到底是怎樣的思念?是對年少的追悼?還是對生命中某部分空白的遺憾?

抬起頭,女孩在輕柔的音樂中獨自旋轉跳躍,那是我的身影。而你,卻會永遠在我心中。
創作者介紹

小雲子的心事簿

komiakom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