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外婆過世了,在星期日的下午閤上眼睛。

我以為我不會哭的,畢竟在媽媽過世的近20年來,我們也只有逢年過節才會碰面聊天,吃飯問安。然而,我竟然只不住眼淚,一幕幕的畫面在腦海裡轉。

我的外婆很愛說話,如果你不打斷她,滔滔不絕加上源源不斷,90分鐘不喘氣,碎碎念從阿公年輕愛打網球一直到小舅舅女兒愛頂嘴。不管有沒回應,阿嬤自顧自地說說說,像是再發洩生活的壓力,又或許是對我們的關心。那時我總覺得吵,但此後安靜無聲的世界,竟然讓我覺得悵然。

長久以來,阿嬤只要看到我和妹妹,逢人就說「我們這兩個可憐喔,從小就沒有媽媽」,甚至我妹夫第一次登門拜見的時候,便頻頻叮嚀要好好照顧又乖又可憐的妹妹。當所有的家人都企圖說服我們仍然飽受關愛,只有她直接用可憐表達心疼,或許失去女兒的她,才能真正體會我們的痛處。

過年的時候,黃色的年糕包裹麵粉蛋黃用低溫油炸,是每年初二必嚐的甜點,也是我唯一跟阿嬤學到的拿手菜。她說麵粉不能加水,只能用蛋,火候要低溫冒小泡,一塊塊炸的金黃,才是絕品的炸年糕。所有的細節我都還記得一清二楚,包含昏暗廚房、鐵黑平底鍋裡的嗶剝聲,可是會開火的阿嬤已經走了,從今而後只剩回憶。

每到清明,奈何不了無神論的爸爸,阿嬤總是偷偷叮嚀我們要拿供品去祭拜媽媽,因為母親不能祭拜女兒,害怕我們不按規矩的阿嬤,總是擔心媽媽會孤單。今年四月,罕見的接到阿嬤確認的電話,我說早就去上過香了,似乎讓她安心不少。我以為,以後的每年都可以搶先說我有去掃墓,卻發現以後只能說給自己聽了。

原來她的記憶竟有這麼多,看起來隱而不見,卻在我生命裡留下了痕跡。聽說他手的安詳,沒有受到太多的折磨,那麼現在的她,是不是已經在天上和媽媽見面了呢?以後的每個重要時節、結婚成家、小孩出生、事業有成,你是不是都依然看顧著我呢?

阿嬤,願你安息。
創作者介紹

小雲子的心事簿

komiakom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愛麗森
  • 請節哀...
  • komiakomia 於 2010/11/03 18:02 回覆

  • 瑞
  • 你文筆太好了啦.....<br />
    害我現在哭的很慘 >_<
  • komiakomia 於 2010/11/03 18:02 回覆

  • anastasia
  • 請節哀
  • komiakomia 於 2010/11/03 18:02 回覆

  • melvinerin
  • 節哀哦...抱一下...<br />
  • komiakomia 於 2010/11/03 18:02 回覆

  • komiakomia
  • 謝謝大家~
  • komiakomia 於 2010/11/03 18:02 回覆